胡歌的《猎场》大结局了

2017-12-11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|

《猎场》大结局了,它告诉我们:想要得到,就得让自己配得上
看姜伟编剧和导演、胡歌主演的电视剧《猎场》的时候,常常会想起某个财经作家写的一篇文章。他认为,财富的质量,是要用你和这个世界发生的联系的深度来衡量的,你的联系深入、广泛,你促成的改变足够多,你的财富就真实、有效、高质量,反之,你的财富就是低质量的。
用西蒙娜·薇依的理论来说,这就是“扎根”,和整个世界发生联系,承担自己的责任,获得更多的知识。这些劳动、品格、责任、知识,会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扎根,让你在意识层面,获得完整的自由。

《猎场》讲述的就是一个扎根的故事。
和国产电视剧比起来,它有一个完全不合常规的开始:男女主人公出现时,是不成熟的,甚至有污点的,用了漫长的时间,才获得救赎和成长;男女主人公在第一集就在一起,在第二集就分手了,到第四十八集才重新在一起;男女主人公都没有为彼此守身如玉,情感始终有进展;配角都是大咖,但他们的角色使命一旦完成,他们就消失了。
但正是这样的设定,才让整个扎根的过程,更结实,更现实,也更可信。
胡歌扮演的郑秋冬是带着污点出场的。故事开始的时候,他刚走出校门,一心想赚钱,一心想从平凡的生活里突围,心急火燎,却没有找到适当的突围路径,这种境况,让他变得心浮气躁,什么工作都做,什么钱都敢拿,去尼泊尔收过虫草,也开过职业中介所。
明明是读《挪威的森林》《德伯家的苔丝》,看《重庆森林》的文艺青年,却努力地摆脱自己的文艺气息,变得油光水滑,满身都是江湖气,他以为,这才是积极入世的最好方法。

整部剧,就是从他在工厂里的激励演讲开始的,郑秋冬西装革履,说着自己也不相信的话,拿着自己也不满意的酬劳,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,就在他去老板那里拿钱的时候,窗外有工人跳楼了。
 
现实必然是要给他重创的,果然,他因为参加传销团伙,被判刑入狱,虽然因为积极改造,获得减刑,但真正的惩罚,从他出狱才开始。他不被社会接纳,找工作很难,于是用了假身份求职,进入山谷集团。
 
这都给我一个错觉,让我以为,这部戏的焦点,都将集中在假身份上,整个故事,就是郑秋冬的潜伏之旅,以及,他如何用假身份,获得真实的认可,也获得真实的救赎。就在此时,他被识破了,以极其屈辱的方式,离开了山谷集团。
 
为什么会以这样的方式开头呢?为什么要用人生污点,作为一个人人格资产的起点呢?
 
为了戏剧冲突,为了给整个故事一个推动力,也为了在剧集播出期间,给出阶段性的话题,带出现实的思考,假学历假身份和真实的能力之间,到底哪个更能获得认可。而在《猎场》播出期间,一个社会新闻,似乎也在为人们的讨论提供佐证,一个只有小学文化水平的47岁男子,伪造了学历、户口、职业资格证,和工作履历,通过了好几个大企业的高规格面试,成为高管,最后因为工作能力不足引起了怀疑。
 
但这个开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作用,那就是让郑秋冬的勤奋、正直、忠诚、善良、识人知世,有了一个真实的,充满自我意识的动机。如果,一个故事中的人物,就像第十集以后的郑秋冬那样,总是勤奋,总是精神饱满,总是待人真诚,总是为别人考虑,那么,这个人物一定会引起我们的质疑、警惕甚至反感,毕竟,世界上不存在“高、大、全”式的人物的。

但在《猎场》中,郑秋冬的一切正面作为,一切积极的表现,都得到了我们的理解。
他对工作的忘情投入,他对感情的忠诚,他对友情的赤诚;他在盗取信息的关键时刻放手,放弃十八万酬劳;他在完全失败的情况下,重新争取曲闽京的信任;他竭尽全力,熄灭陈修风生命中的核爆,像林拜说的那样:“做到了最大限度的全赢,陈家于无声处度过危机,智慧地阻止了袁昆的道德绑架”,以及,为了拯救严枫的精神状态,而让来之不易的感情陷入危机。
 
所有这些,都变得可信了,我们甚至觉得,他做得还不够,他还可以更高尚一点,更全能一点。因为,我们的确被打动了,被激励了,还希望被激励更多。
 
这都因为,作为编剧和导演的姜伟,给了他一个人格的污点和人生的低点作为起点。从此,他必须奋进,必须自省,必须光明,他的每一步,每个作为,都是为了远离污浊之河,他必须以超过常人的正面努力,去抵消生命中和职业生涯中的负面。他的好,他的高尚,甚至整个故事都成为合理的了。这是一种非常高明的写法。为了让人物的高调合理,先给他一个低调的开始。
 
这种写法,必然是自觉的。郑秋冬在安慰赵见蜓的时候,就曾说:“赎罪的心理,会给你一种积极的心理暗示。”故事里的他,的确就是这么做的,事实上,受到暗示的,是看故事的我们,赎罪的心理,让整个故事的积极向上,变得合理可信了,因为,故事的开始,就像股市的1600点,之后每一步,都必须是新高。
 
东野圭吾的《信》里,也有类似的情节,哥哥犯罪,让弟弟也受到牵连,弟弟升学求职都处处受阻,在故事的最后,终于有企业家接受了弟弟,并且告诉他,哥哥的犯罪,是一种社会性的自杀,“可是,和真正的死亡不同,社会性的死是可以生还的。方法只有一个,孜孜不倦地一点一点恢复他与社会的相容性。一根一根地增加与他人联系的线。等形成了以你为中心的像是蜘蛛网一样的联系,就没有人无视你的存在。”
 
其实,需要增加社会相容性的,不只有因为犯罪而导致“社会性自杀”的人,也不只有郑秋冬,我们每个人,都有这种需求。我们都需要增加和周围人的联系,和周围的人,也和这个世界形成真实有效的关系,真真实实地扎下根来,只有这样,才能度过各种危机,获得发展,让生命圆满。
 
郑秋冬此后的经历,就是扎根之旅,这比用假冒身份展开潜伏之旅,可要惊心动魄许多。
 
首先是在职场扎根。他开设职业介绍所,从介绍保洁、介绍保安开始,一点点获得市场的认可,把小小的职业介绍所,变成被资本看重的猎头公司,开始展望上市和全球布局。这个过程,花费了五年多的时间,在职场上,算是神速,但不算特例,而《猎场》非常耐心地描绘了这个过程。
 
经典案例,有曲闽京案、陈修风案、赵见蜓案、陈香案,这几个案子,各有侧重,在职场元素和情感因素上,都有非常特别的设定。几个案子是层层递进的,一方面,在职场元素上不断递进,把猎头公司的功能、市场位置、工作方式,一点点讲透了,是非常生动的职场教科书,另一方面,在情感因素上不断递进,用不同的婚恋关系,展现了婚恋众生相,是非常深刻的情感教科书。
 
这些案子,让郑秋冬的职场素养、职场经历,变得越来越丰富,也越来越有说服力。他的污点,也越来越不重要了。在盗取银行信息和曲闽京案中,他坐牢的经历,还会被人提起,作为打击他的武器,在这之后,这件事再也没有被提到了,甚至,在赵见蜓案里,成了他激励和收服赵见蜓的重要筹码。
 
其次是在人群中扎根。出狱后的郑秋冬,两手空空,完全处于一种“社会性自杀”之后刚刚复活的阶段,但他先是凭借勤奋苦干,收获了熊青春、惠成功和贾衣玫的支持,又凭借真诚和忠诚,赢得了林拜的友谊,陈修风和葵大姐的帮助,把自己的根系越扎越深,直到变成大树。
 
把人放到人群中,也是这部戏塑造人物的成功之处。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人所在的群体,就是他的性格的最好说明。《猎场》除了直接塑造郑秋冬本人的性格,还通过周围的人来塑造他,这些人,有正面的——林拜、罗伊人、陈修风、葵大姐,中间地带的——贾衣玫、惠成功,以及反面的——袁昆,通过他们的互相作用,清晰地告诉我们,郑秋冬是什么样的人,会和什么人在一起,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什么,又怎样影响到了他们。
 
这点很像《一代宗师》。《一代宗师》的核心人物,当然是叶问,但它并没有直接告诉我们,叶问是什么样的人,而是笔锋一转,去写宫二等人。它告诉我们,他的师傅是什么样的,他的爱人是什么样的。在王家卫看来,这些人都是主角的生命内容。
 
然后是在人情中扎根。郑秋冬和罗伊人,一开始就在一起了,但却很快分开,直到十一年后,才又走到一起。这和姜伟导演的《潜伏》简直异曲同工,在《潜伏》里,余则成和翠平在第五集就共处一室了,但直到第二十七集,才真正在一起。
 
更重要的是,通过他们的守望交错,也写出了他们在人情中扎根的过程。查理·芒格说:“要得到你想要的东西,最可靠的办法是让你配得上它。”
 
郑秋冬和罗伊人,并不存在配上配不上的关系,他们其实很像,甚至可以说是一体两面,像《白夜行》里那两个完全信任、性命相托的伙伴。
 
经历了这些爱情,他们终于懂得了爱情。郑秋冬变了,罗伊人也从一个“没定力,谁追得狠了,我就跟谁走”的女孩子,变成了会说出这样的话的女人:“女孩子,幼稚的成本很高,最好能在,恋爱的年纪结束它,不然你就会把大好时光和无数的机会都赔进去。最多换得几声同情,等回过神来,眼角就满是皱纹了。我说的幼稚有很多种,其中就有自己骗自己。”
 
饭要一点一点吃,经验要一点点增长,人际关系要一点点拓展,光认识了还不行,还要用时间去发酵,用共同经历去催化。
 
所以罗伊人说,她之所以来到杭州,是因为“要和你们在一起,有了共同的利益,就有了共同的方向,志同道合,一起做事。”这也是为了扎根,是扎根的最好方式。
 
西蒙娜·薇说,扎根是对人来说,最重要也最容易被忽略的需求:“一个人通过真实、活跃且自然地参与某一集体的生存而拥有一个根,这个集体活生生的保守着一些过去的宝藏和对未来的预感。”而每个时代,却也存在着一种她所说的“拔根”的力量,这种力量通常来自军事征服,但多数时候,“哪怕没有军事征服,金钱和经济支配的力量也会强加一种外来的异在影响,激发起拔根状态的疾病。”
 
郑秋冬和罗伊人却克服了这种疾病,在故事里扎下根来,也在我们心里扎下了根。
 
他们变成了配得上更好的事业,更好的爱情,更好的生活的人。
 
用一部58集的电视剧,讲清这样一个复杂的故事,需要高明的技巧,也需要极大的耐心。在这个故事里,处处可以看到这种技巧和耐心。《猎场》在形式上融合了言情、商战、谍战、悬疑、推理等多种元素,用猎头这样一个题材线,把这些元素都收纳了进去。很多职场剧,都声称自己找了强大的编剧顾问团,甚或编剧本来就是业内认识,主创也都去体验了生活,但最后的效果,还是不尽如人意。《猎场》中的职场知识点非常广博,从猎头行业,到金融、风投、情报行业,都有涉及,但知识点都很准确,而且和剧情融为一体。此外,大到整个故事,小到每个段落的情境设计,都充满悬念,步步惊心,又经得起推敲,情节又和人物性格紧密相连,人物推动情节,情节服务于人物。许多段落意味深长,例如陈修风一案,他结婚二十周年的庆典,把职场危机和情感危机同步爆发,但借助一众老友饱含感情的祝福,让一场大祸消弭于无形。台上是建设性的真情,台下是破坏性的真情,二者交战,一场暗战就在花团锦簇、微笑落泪间进行。
 
《猎场》没有明确的时间点,但却用很多真实的细节,凸显出了时间线。比如通过台词提到的重要的社会新闻、网络事件、流行歌曲、院线电影,让我们知道了,故事发生在什么时候,这要比直接上一行字幕有效得多,还增大了信息量。例如,林拜的妻子问林拜和郑秋冬,什么是“海外撒娇”,我们于是知道了,那是“海外撤侨”事件发生的年份,装疯的陈香念叨着马航传说,我们也就知道了,故事应该发生在马航事件之后。剧中的合同、文件,手机上的对话,百度搜索的结果,都非常细致和准确。例如赵见蜓的简历,在银幕上只有几十秒,却中英文兼备,处处都经得起深究,这必然是请了专业人士,费了一番心思制作出来的。
 
总之,它认真地写了人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来龙去脉,有美好的地方,也有私心杂念,有自私之处,也会在关键时刻展现无私一面。就好像男女主角,都有污点有瑕疵,他们必须要修炼成更好的人,才能配得上他们期望中的爱情。
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消息来源:上观新闻



►关于职场
《猎场》收官 尹鸿:难得讲述“男人成长”
猎场胡歌:你一定要学会的谈判术
《猎场》经典台词,郑秋冬经典语录
 
QQ在线咨询
售前咨询热线
028-86519158
售后服务热线
187-8000-8753
返回顶部